第四十五章 身败名裂(1 / 2)

强忍着冲击性这么强的味道仔细辨别那些香料,有几种是常见的香料,但另一股浓郁的香味…可不就和那竹恩公主身上的香料如出一辙,都是极好分辨的,从她的判断来看,阮眠眠身上虽然沾染了这个味道,但微乎其微,常人根本闻不出来,倒是这刘喜儿身上幻梦的味道有些强烈,若不是那奇异的臭味中和了,恐怕普通人也能一下就闻出来。

女官稍微往后抽了抽身子,将自己从这个味道里解脱出来,郑重的朝着坐在上面的皇帝和太后道:“回禀皇上、太后,这位夫人身上…也有幻梦的味道,而且比较浓郁。”

齐王的脸色可就很精彩了,他自然知道这臭味的来源,如今连宫里的女官都知道了,若是不加以制止,恐怕明日齐王府刘夫人身上奇臭无比的消息就会成为京城的笑谈,这女官又说刘喜儿身上也有幻梦的味道,看来自己已经保不了她了,倒不如自断其臂。

想到这里,齐王突然暴起,趁着皇帝和太后没反应过来,凤目一挑,宽大的手掌就握住了刘喜儿纤细的脖颈,五指用力,仿佛要把她的脖子生生掰断似的。

“女人,你竟然做出这等事情,我齐王府也容不得你撒野了,倒不如我亲自了结了你,免得因为你和皇兄生出嫌隙!”

见到情况突变,众人皆是一惊,阮眠眠虽然希望刘喜儿得到教训,但绝对不是现在,若是刘喜儿死了,自己身上也有味道沾染,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她猛地转头看向江心月和穆如清,使了个眼色。

江心月还是保持着武者的镇定,见情况危急来不及上前制止,随手拿过一根雕刻着凤凰暗纹的白玉筷子手腕转圜,输入内力掷了出去。筷子眨眼间正中齐王手腕,震的他虎口都渗出了血丝,手上再也使不上力,松开了手,回过头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江心月,没想到这小丫头年纪轻轻功力如此深厚。

刘喜儿的脸已经憋得发红,脖子上青灰的指印有些吓人,伏在一旁大口喘着粗气,眼睛里都是恐惧,也顾不得说话了。

“齐皇兄,你这是要在皇上和太后面前动手吗?”江心月声色俱厉,质问道。

皇帝也回过神来,收敛了神色:“齐王,既然她有嫌疑,也不是你能随意下定论的,事关两国颜面,怎容你殿前放肆。”

齐王暗暗瞪着血红的双眼看了江心月的方向一眼,回过头冷哼一声:“陛下恕罪,臣弟一时气昏了头,这女人实在是有辱皇家门风,臣弟断断留不得她了,若是证据确凿,随皇上处置,臣弟绝不求情。”

“哦?事情本没有盖棺定论,为何皇弟如此确信她有辱门风?”皇帝的神色里多了一些思虑,莫非靖书举荐刘喜儿参加宫宴,还有什么缘故不成?

齐王做出一副悲愤的神情,为难了一会儿,这才咬一咬牙开口道:“事已至此,臣弟不该再欺瞒皇上了。是这样的,臣弟几个月前偶遇安阳侯府大小姐刘喜儿,见她形容姣好仪态端庄,所以动了心思想要纳为夫人随侍在侧,后来却听说她不知为何被安阳侯责罚到庄子里闭门思过,甚至还…”齐王的话半真半假,只是这件事却依旧说不出口。

“甚至还为了逃出庄子出卖贞洁和清白,和粗野的农夫行那罔顾人伦之事,还闹到外面来了,后来她妄图对普通百姓下毒,被靖书的奴婢抓了个正着,还是齐皇兄过来把人带走的呢。齐皇兄说不出口的,靖书替你说。只是刘夫人做出这等事,皇兄也是不离不弃,皇上,不如我们今天这事也算了吧,免得让齐皇兄为君臣夫妻情分为难啊。”江心月状若贴心的接下话头,看向皇帝的眼底却有对齐王的讥讽的笑。

皇帝会意,只是面上不显,他对这个曾经害死亲妹妹的女人生下的儿子本来就没多少兄弟情分,他做的那些事皇帝也不是不知道,只是因为他天性愚钝不堪重用,这才留他一命,谁知现在连表面的和气都不肯与自己维持了。

“哦?竟有这等事?纳这等败坏了贞洁的女人在王府,还有一点皇家的规矩吗?齐王你糊涂啊!”

齐王猛地跪倒在地上,也顾不得什么面子里子了掩着面声泪俱下:“皇上明鉴啊,臣弟是糊涂,这件事却是为了保住皇家颜面这才让她入府的,和她什么恩恩爱爱都是谣传,把她放在外面始终会有闲话,倒不如臣弟揽了这个错处,留皇家一个清白,而且她自入府之后臣弟一次都没有见过她,都是放在最冷僻的院子里自生自灭的,皇上若是不信自派人去查问便是了!”

他倒是盼着皇帝去查,这话里七分真三分假,简单的调查根本就查不出什么,反而能把自己从刘喜儿这件事里摘出去,而且还能落个为了皇室尊严牺牲自己的好名声,对他来说算是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