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我在等你啊(1 / 2)

他的小黑猫 卷苍 2343 字 12天前

黎清把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禾野认真的语气,诚恳的歉意以及最后礼貌的鞠躬,这个脸上还带着一点稚气的少年,他在尽全力保护自己。

“谢谢你呀,禾野。”黎清低着头,声音哑哑的,本来还好好的,可话一出口眼泪就掉下来了。

以前无论遇到多难过的事情,黎清都是自己默不作声地熬过去,她决不会掉眼泪,更不会向别人哭诉。

黎清知道自己的性格从小就是这样子,她没有办法和别人亲近,她宁愿自己一个人死扛,也不会向别人示弱。

黎清的老家在西南部的边境地区,奶奶极度重男轻女。黎清其实是家里第二个孩子,第一个孩子也是女孩儿,刚出生没多久就夭折了。

韩云身体一直不好,黎清出生的时候韩云身体情况已经不太乐观了,至于再生一个孩子更是天方夜谭。所以当大家看到黎清是个女孩儿的时候,除了黎清的父亲黎衡,所有人都轻轻叹了口气。

黎清的奶奶有三个儿子,每一个儿子家里都有一个小男孩儿,只有黎衡家,是黎清自己,孤零零的、毫无用处的女孩子。

所以黎清一直安静拘谨,不争不抢,永远徘徊在人群边缘怀着深深的孤独一言不发。

黎衡常年在境外工作,几年才回一次家,直到黎衡去世,黎清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一名缉毒警察。

至于韩云,一个粗心大意的母亲,一个比她更苦的女人。她不会去怪韩云什么,但是她知道自己现在这样的性格和母亲有很大的关系。

母亲不会发现自己被奶奶打而留下的印子,起初黎清还会和妈妈闹,冲她哭,可韩云只是轻轻给黎清吹一吹,然后把她搂进怀里。

“妈妈总不能去跟奶奶闹吧,她毕竟是长辈,弄得太僵了以后我们怎么生活啊,你爸爸又在外面,阿黎乖。”

黎清能怪她软弱吗?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撑起了家,明明是最坚韧的女人。能怪她什么呢?她自己都苦得在夜里偷偷流泪。

于是黎清给自己围起了高墙,保护了自己也隔绝了别人。

她在自己的世界里静默生长,无悲无喜。

直到遇见禾野。

“嗯?”禾野本来在专心地开车,忽然听见黎清的声音就转头去看她,却看见手机屏上的眼泪。

禾野立刻把车停在路边,解了安全带倾身过去给黎清擦眼泪。

“是我之前考虑不周,对不起,我以后会改的,阿黎不要哭了。”禾野偏着头捧着黎清的脸给她擦眼泪,语气自责又温柔。

“不是不是。”黎清忽然抱住了禾野,哭得更凶了,这好像是她第一次当着别人的面嚎啕大哭,太痛快了啊。

禾野就那样静静地抱着黎清,轻轻地安抚她。

过了一会,黎清哭够了,抽抽噎噎地说:“没有人…像你这样爱过我。”

禾野听完摸了摸黎清的头,微微叹气又心疼道:“真是个爱掉眼泪的小鬼。”

“喂,你才是小鬼呢!”黎清松开了禾野,眼睛还是红红的。

禾野冲黎清笑,连哄带骗的宠溺语气:“是是是,我是小鬼,那阿黎不要哭了。”

黎清没忍住笑出了声,眼泪又忍不住了啊!!

禾野不知道为什么黎清明明已经笑了,却又开始掉眼泪,手忙脚乱地给她擦眼泪,撒娇卖萌都用上了只要能把人哄好就行。

黎清觉得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最需要的就是陪伴。谈恋爱和结婚归根结底不都是为了找一个人可以陪着自己吗?

因为人活着,真的太孤独了啊。

之前黎清每天去图书馆都会经过西操场,最近因为接了很多兼职一直没空来图书馆,今天忽然发现大一的军训已经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