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丈夫有所为(1 / 2)

王府之外,因为杀阵的存在,五虎门一直没有能够攻入其中。

随后,他们发现一群人向着这里而来。

为首的是一个胖子,在他身后站着两个戴着笑脸面具的人,在他们身后有黑压压一大群劲装的战武修。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五虎门徒警惕地问。

“各们不必紧张,我们是城主府中的人,”胖子举起一块令牌。

“城主府!”五虎门的弟子沉默了,他们不敢擅自做主,只能请示四当家。

不多时,挖地虎带着他的人马赶到了。

“原来是井师爷,怎么,你们城主府对这个少年也有兴趣!?”挖地虎一脸的嘲讽。

“挖地虎,你们五虎帮好大的胆子,居然不经批准在雷州城使用违禁火器,还随意攻打民宅,杀人放火,你们眼中还有大秦,还有城主府吗?”胖子井师爷一脸正色严厉斥责。

“这女人的儿子杀我帮众,灭我属帮,犯下天大血案的时候,你们城主府怎么不出来叫两声?现在她给了你们什么好处,居然连城主府两大供奉和亲卫队都出动了?!真是好大的阵势!”挖地虎悍然不惧。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是你就算要找也要找她的儿子,你杀不相干的人,追杀人家母亲是何道理?”胖子人虽然胖,思维却灵动的很,嘴也很快。

“这么说是没的谈了!”挖地虎脸色一变,他不明白为什么城主府会突然插手这件事,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女人他是一定要带走的。

眼前的对手,胖子只是一个战武修,但是城主府的两大供奉都是灵武修,和他自己一样,以一敌二,虽然自己级别比两人都高,但是自己这边的战武修数量太少,总的武力是不如对方。

挖地虎眼珠一转,已经计上心头,为今之计只有先乘他们不注意,抢攻。

“我们愿意和五虎帮谈判,城主大人……”胖子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感觉到一股劲风袭向自己,放眼望去,一个越来越大的拳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着自己就来。

轰!胖子身后的其中一个带面具的灵武修及时挡在了胖子面前,替他挡下了这一招。

两人拳头相接,巨大轰鸣,挖地虎原地不动,而带面具的战武修直接退了三大步,挖地虎已经判断出这个带着红色面具的战武修实力是灵武二阶,而他自己在灵武四阶以上,可以说稳压这个灵武修。

“可恶,敢对城主府的人动手!”红面具战武修第一招就落后,一时间心中恼怒,出招再不客气,疯狂地进攻。

而另一个戴着紫色面具的供奉也加入了战局,他们两人同为供奉,关系还不错,而且关键是等级都低于挖地虎,要是单人和他打,估计都不敌。

三个灵武修全力对战,一时间旁观的众人纷纷闪避。

胖子井师爷那叫一个郁闷,本来他只不过是来传话的,根本就不是战斗的主力,却没有想到这个挖地虎还真是如传言中的嚣张无比,居然追着他打,像是有深仇大恨,要致他于死地一样。

三个灵武修对战将周围方圆三十丈范围内都打的变成一片碎渣,商良善和熊薇看的是心惊胆战,他们这才知道灵武修的威能有多强大,简直如同三头暴怒的巨龙在搞破坏一样。

不要说让他们对战,光是那种气势,也不是两人所可以抵挡的,也许根本就没有战武修可以抵抗,不,不对,有一个,就是他们的主人——王寅,只有这个屡屡创造奇迹的少年才可能在战武修阶段能抵抗灵武修的攻击。

对于王寅,他们还是有着无穷的信心,不光是因为魅惑心念术的影响,还在于他们已经对王寅真正的心服口服,从内心深处真正地相信王寅。

不过眼前这一切似乎都不是远在天边的王寅所可以解决的,他们也看出来了,五虎门固然是与王寅有着大仇,但是城主府也绝对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理想青年,肯定是为了某种利益而来,也不是什么好鸟,更不是可以信任和依赖的战友。

轰轰轰!三个灵武修已经打出了真火,两个供奉的面具都打裂了,身上还多了不少血痕,而反观挖地虎也不好受,头发散乱如同乞丐,呼气粗犷如同老牛。

“这是你们逼我的!”挖地虎久攻不下,心中也急了,突然跳出战团,将一团东西打出去,两个供奉急忙躲避,那东西去势却不急,并不是对着他们发射的,只是他们一逃开,就轰然爆炸,喷出一团黑黑的烟雾。

“小心!”两个供奉急忙护卫着胖子井师爷后退。

但是烟雾却似乎并没有什么危害,只是烟雾散去之后,挖地虎却不见了。

“咦,人呢?”两个供奉谨慎地观察四围。

“啊!”突然一个城主府卫兵惊叫一声,两个供奉循着声音望去,原来那卫兵的脚下出现了一个大洞,里面一只手一闪而逝。

“到地下去了?”两个供奉心中一惊。看来这挖地虎无愧为挖地之名,他的特技估计就是这挖地了。

他们不知道,地下的挖地虎也正在郁闷,刚才与两个供奉大战,装成要打杀胖子井师爷的样子不过是他装出来的,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

“也许只是巧合吧!”挖地虎安慰自己,“但是好运只可能有一次,下一次你肯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沙沙!挖地虎再次瞄准其中一个供奉所站的位置,飞速潜行过去,伸手一抓,咦,怎么可能,还是什么也没有抓到。

不可能,再来!还是没有抓住!

挖地虎真的要抓狂了,这怎么可能!正在郁闷,突然头顶一沉,竟然是有人踩在了他的所在位置的顶上。

一向心高气傲,权势滔天的挖地虎居然让人给踩了,他简直是气的七窍生烟,“死去!”他用一柄钻地专用的锥子猛然刺去,却根本什么也没有刺到。

“怎么回事?”挖地虎狂郁闷,在场的人当中分明就是他修为最高,怎么可能会有人屡屡躲过他的绝技还能踩到他头顶。

挖地虎屡屡抓不住,两个城主府的供奉也已经看出来了,他们也没有闲着,各用刀和剑开始瞄准了刺下,不过毕竟境界不如挖地虎,他们的刀剑每每相差毫厘与挖地虎擦身而过,并没有一刀一剑落在他的身上。

可恶!挖地虎被激怒了,“你们这些蝼蚁,等下全都要死!全都给我去死!”挖地虎已然动了杀机。

在这里!挖地虎已经感觉到了灵武修供奉所在之处,十二分的力道用出,狠狠抓去。

突然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笼罩了挖地虎全身。

这危机感是如此强烈,如同刀剑在颈,挖地虎再也不顾手中所抓之人,正要放手逃开。突然脑中一阵晕眩,这晕眩来的如此之快,如此的诡异,让人根本没有丝毫防御之力,挖地虎就此停顿了片刻,就这片刻时间,两把利器已经深深地刺入他的脖颈之中。

这一刻,城主府的两个供奉傻了。

他们很明白眼前的这个人是谁,五虎门的人,雷州城最为强大的民间势力的二当家,关键的是他还有一个帮主大哥——五虎门的大当家,那是一个极其护短而且极其强大的人,那是一个境界甚至在城主之上的人,而他的信条则是犯我者死,犯五虎帮者死!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