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再聪明也还是个孩子(1 / 2)

一大一小约定好未来,彼此之间好似又亲近了一步,手牵着手往外走。

大院门口季培已经来接人了,却被一个女孩纠缠地脸色发坚手上青筋直冒,眼瞧着就要动手了。

白辛挑了挑眉,突然停住脚步背手看着,季培可不是什么尊老爱幼的好青年,他的良好品德只针对孤儿院的老弱病残,不如当年也不会拎着那几个孩子来孤儿院道歉了。

明显许泱泱惹到他了,并且要倒霉了。

林珵随着白辛的脚步停下,发现她眼底带着恶意的嘲讽,明白过来,白辛不喜欢那个女孩,她不喜欢的人他也绝不会善待。

“辛辛,快来!”好戏没看多久,季培发现白辛,铁青恐怖的脸色立即扬起笑容,让缠着他好久的许泱泱觉得刺眼极了。

许泱泱本就不喜欢家里人都夸赞的白辛,这下更讨厌了,指着走进的白辛问:“喂,你和他什么关系。”

白辛不理她,对季培微笑说了这一天的经历。

许泱泱在旁边听着顿时大怒:“什么,我妈让你做她的学生,绝不可能,我不答应!除非……”

许泱泱将目光移到季培身上,带着恩赏的目光对白辛说:“你让她当我是师父,教我功夫,我就让妈妈教你弹钢琴。”

白辛本就不喜欢她的眼睛,这下更被她的眼神惹毛了。嘲讽一笑,没有了大人在不需要再伪装自己,白辛毫不掩饰的鄙弃厌恶神色。

她不是喜欢季培吗?白辛恶趣味的高声叫了一声季培,如一个公主:“季培哥哥,我今天累了,不想走了。”

季培对白辛向来宠溺,言听计从。一听这话二话不说地脱了外套蹲下身子拍拍自己的肩膀:“上来,我的小祖宗。”

白辛得意的娇笑,爬上他的背,招呼林珵:“走,起驾回家。”

“白辛,你故意的是吧!”许泱泱被气的在后边跳脚。

白辛听见许泱泱的怒吼声越来越小,眼底泛滥的笑容也渐渐消失成为一抹没落一闪而过,没有留下半点痕迹。她拍拍季培的肩膀:“放我下来把。”

季培没有放她下来反而往上颠了颠,问她:“小祖宗,她怎么惹着你了,要不要我给你出气。”

季培了解的白辛向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灭他祖坟。对于不相干的人她从不在意,对于有小摩擦的人也选择遗忘,只有彻底惹到她的人她才会如此在意,针锋相对。

季培想着刚才见到的刁蛮丫头,心想是不是白辛在大院里边被她欺负羞辱了。

但这次季培猜错了,她和许泱泱充其量就算是相看不顺眼,但就是这种相看不顺眼对白辛这种人来说才是奇怪,能让她第一眼便抛却客观条件主观判断决定的人很少,能让她第一眼就觉得厌恶讨厌互不相融的人更是至今只有许泱泱一个。

若说是羡慕许泱泱的幸福,但林珑比许泱泱幸福的多,她为何不嫉妒。

要说惦记许泱泱的不友善,但对她由不友善开始的人那么多,她都能轻易化解,为何偏偏许泱泱她不想接近。

想来想去,白辛还是觉得是因为那双眼睛,那双让她能想到过去的眼睛。

白辛知道那是自己的阴影,但她偏偏不能释怀。那些经历是她的魔障也是她的动力,也许等她有一天真正成功了那些魔障才会真正从心底深处消失,不在仇恨,不再惊恐。

“没有,我们磁场不对。”白辛淡淡一笑,至于季培或是林珵要不要找许泱泱的麻烦和她无关。

她白辛向来不是什么善类,她看不顺眼的人为何还要假惺惺地说好那。

许泱泱冤吗?她不怨,因为白辛可以预料到就凭许泱泱那点智商,能做的也就是团结大院里的小朋友一起针对她这个讨厌的外来者。

虽然麻烦不大,但对于给她找麻烦的人来说她也该给她找点麻烦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