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打包送少年(1 / 2)

白辛租的公寓不算大,但也有三个房间,原本的打算是她和季培一人一间,余下的一间做书房。

现在看来书房是没有了,不过好算最大的房间有一面书籍和办公桌,暂时足够她使用了,不过显然陪送的张妈是要退回去了。

监督着装修的季培得知装修的改动后,内心是拒绝的。

然而白辛决定的事情季培是无法反驳的,上告到乔楚那。

结果乔楚被林玦送来的一个大项目收买了,表示不参与孩子们的事情,一切由白辛决定就好,于是季培更加绝望了。

德贤要求全面发展,白辛在学校参加了奥数社团以及辩论社团,运动方面参加了网球社团。

预备班的学业并不紧张社团的培训特都在打基础阶段,因此能参加竞赛拿到高学分的机会并不多。

但学校为了活跃兴趣社团鼓励个性发展,每年十月中旬都会有一个星期的艺术节,各个社团进行演出展示,选出最佳社团以及最佳社员若干,最高者可获得20积分。

白辛很重视这个艺术节,辩论方面她自信她的口才并且有上台经验的优势,初级辩论赛的内容她并不是很担心。

唯独数学,这个学科复杂而深奥,没有深浅,既是哲学的基础又包含着宇宙的无穷。

白辛不得不承认在这一方面她永远比不上能自创计算方程的林珵,因此她也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和他交流数学方面的知识。

白辛租住的小公寓是精装的,入住之前自己简单布置一下就行了,很快就能拎包入住。

公寓离德贤很近算得上是学校区,出小区不远就能上国路,行驶半个小时左右就能到市中心的电视台,不过相对而言离着孤儿院变远了,一个星期白辛只能回去一次。

公寓内部100平方米左右,三个房间一个客厅一个卫生间一个厨房,客厅是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地板,黑色的餐桌,灰白的布艺沙发和茶几套组,对面的黑白壁纸墙上挂着四十寸的电视剧,两边挂着白辛和孤儿院的人的几张合照,简洁明朗。

季培要了最小的房间原因是好打理,一张单人床,一张书桌,一个衣柜,对他这个大龄青年来说足够了。

林珵的房间在最里边与白辛相对,全部交给白辛装饰。

白辛依照他在林家的房间又添加了一些自己想法,将壁纸换成了浅蓝色,头顶是暖橘色的灯,实木的双人床放在靠墙位置,床上放着蓝色的数字床单。

橙色的书桌和书架同样靠着窗,最难得的是白辛将对面一整面墙换成了白板,足够林珵随时想起什么灵感随时能拿起笔在上边写写画画,白板上并不空白,白辛拿着彩色笔在边角写了一些有趣警言:

“好宝宝从不晚睡觉”

“看见这句话的时候意味着你该出去走走了,出门直走也许你会看见惊喜。”

“天才还这么努力让我这样的普通人这么活!”

就连林母来看林珵装修好的房间都忍不住称赞,整个房间让人忍不住想到清晨的大海,舒心而温暖,最用心的不过那张可爱的白板,将她的儿子交给白辛她很放心。

白辛的房间是简洁的浅粉色花碎花壁纸,蓝绿色纱网的落地窗帘层层叠叠随风荡漾,窗台装修成榻榻米铺着软软的粉色床垫,阳光透过明亮的窗口洒落在浅粉色的书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