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搬出孤儿院(1 / 2)

天亮,白辛感觉身上重的很,好像被一座山压着一样,疲倦的挣扎睁开眼。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撒进房间带起一丝暖暖,童趣梦幻的粉色房间里睁着眼睛的大熊对着她微笑,这一切都是很美好的早晨。

然而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压在自己身上抱着自己的男孩究竟是怎么进来的!

白辛瞪着眼,惊悚的与同样注视着自己的林珵四目相对,面面相觑。

“哦,我的小宝贝该起床了,咦,你的房门怎么开着……啊!”来叫白辛起床的林母吸引了全部注意力,林母则惊吓地靠在门上捂着嘴,一眼的痛心,她的儿子啊,她怎么就不知道自己的儿子那么饥不择食,那还是个孩子啊,就,就……就不能再等几年吗?

林珵虽然自闭但不傻,意识到自己此举的不妥,慢慢放开僵硬的肩膀亲了亲白辛的额头,站起身,绕过林母,平静地走出房间。

林母:“……”

白辛:“……”

“咳咳,也许,他只是想第一个和你说早上好。”林母无力的对着床上的小姑娘解释。

“呵呵”你觉得我会信吗?白辛笑的苍白。

吃早饭时候林母好奇地看看小儿子,再看看小姑娘,一脸欲言又止的八卦精神,看得林父都看不下报纸的瞪了她一眼:“姜乐乐,好好吃饭。”

被叫了名字的林母恼羞成怒,回瞪林父一眼:“老古董,看你的报纸吧。”

几个孩子默默的低头吃饭,不参与父母的战役中。

吃完饭,林珑缠着白辛的手臂得意洋洋地展示两人身上一模一样的闺蜜装,浅荷色的及膝长裙上搭一件浅蓝色的纱网泡泡袖小衣,腰上是一个蝴蝶结。

两个小姑娘一个梳着双马尾,清澈可爱,一个散着即肩短发,活泼灵动,站在一起和双胞胎一样令人心情愉悦。

林母稀罕的不得了,抱过来一人亲了一口。

然后林珵默默的拉过白辛,用手不断的擦着刚刚林母亲过的地方,气的最疼小儿子的林母恨不得将这个儿子回炉再造。

季培别的本事没有,但一个人在这个大都市闯荡这么多年想要找一个适合白辛居住的房子还是轻而易举的,他特意请乔楚掌眼看过后最后确定了东郊的一个小公寓,东郊住的不是权贵就是政商名流,这里就是一个小公寓也是翻出十几倍的价格。

乔楚为白辛选了一个合适的公寓的同意也带来了一个消息:“之前不让你代言是你名气虚浮找不到好商家,现在有一个学生电子产品的代言找到你,我考察过各方面口碑也不错,你可以试一试,至少你的房租可以交齐了。”

“米妮学习机?”

白辛脑袋里突然转过一件事,她前阵子的确在电视台见过一个人,导演把她拉到面前介绍说是米妮的项目经理,不过好似他与吴宏导演碰面是因为另一件事:“听说米妮要赞助一个真人秀,如果成为他们的代言人会不会得到这个机会那。”

乔楚一挑眉,认真的打量了一眼已经长到了自己腰下的孩子,再次理解古人所谓三日不见刮目相看的话:“你在电视台这半年看来没白呆,至少这个消息我并没你知道了多。”

白辛吐吐舌头,嘻嘻一笑,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承受她的夸赞:“我其实就是当时记一耳朵随后一心准备开场白就忘了,若不是你今天提前米妮我也不会想起来。”

“野心倒是大,不过你既要抓着现在的还要够着那个眼前看不见的,还想出界勾搭一下,有信心?”乔楚不乐意看她得意洋洋仿佛占了便宜的小样,故意打击她一下。

“我从不做没有信心的事。”白辛信心十足地拍拍自己的小胸脯,晃晃头说:“虽然忙碌点,但充实的生活会让我更加警醒。”

白辛说出自己近来的苦恼,小小的粉雕玉琢的姑娘皱着小眉头,捏着衣角一副头疼的样子:

“乔楚姐姐,我绝的我最近有些飘飘然了,开始贪心了。”

乔楚一愣,反倒因为白辛的苦恼高兴起来,她弯下身子伸出修长地手指舒张她的双眉间:“傻丫头,有了希望才会贪心。”

有了希望才会贪心吗?那么她对什么贪心那,林家人对她的温暖让她觉得有了希望吗?

白辛还小,再聪明的头脑也不能明白复杂的感情世界,孩子的内心是柔软而脆弱的,无论受过多重的伤都会重新渴望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