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小小的贪心(1 / 2)

白辛很珍惜与林珵之间的友谊,同样想起章萍和自己说的话以及自己心里一直在犹豫的主意。

她想了想在林珵已经不抱希望时,点了点头,林珵眼睛大放光芒,嘴角露出一抹浅浅笑容,有些手足无措,不善言辞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你的房间,没人进去,都是你的。”

白辛有些感动,感动于林珵对自己的用心,更是小心。

白辛还知道还有一个大男人等着自己安抚,白辛朝着林珵笑了笑,松开手走近不悦的季培,拉着他到角落里说出了自己的主意。

“季培哥哥,我想搬出孤儿院,孤儿院半夜还要给我留门,很打扰院长的休息。而且我也希望能空出更多的时间去学习东西,你能帮我在学校和电视台附近找个地方吗?”

季培冷哼,不忿地伸出粗手指点了点白辛额头:“这和你留在林家有什么关系,看你平时挺聪明的,怎么今天这么傻,没看出来林家险恶用心吗你?”

“呵呵,我还是一个孩子嘛。”白辛无辜的笑。

或许是她今天受了点刺激,想过单纯的享受一点疼爱,林珵对她的疼爱,林家对她的疼爱。

她不贪心,只要一晚。

季培溺爱,孩子到底还是同意了。不过把白辛送到林家后他没有留下,而是走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承认他对林家这些人还是放心的,至少在白辛还是一个孩子时他觉得林家人应该没有那么丧心病狂。

事实上他不知道,林家人也是因为这一点,一直在抑制着自己家族的丧心病狂的血统。

而他,今天将小白兔亲手送到了大灰狼的狼窝里了。

白辛在林家很快乐,林家人各有特点,林父严肃,林母开朗,林珀沉稳,林玦跳脱,林珵是个小迷弟,林珑古灵精怪。

对她的到来,无论是不苟言笑的林父和林大哥还是其他人都无不欢迎,林珑甚至担心她没有衣服而贡献出自己收藏,舍不得穿的新睡衣和一身和她一模一样的闺蜜服,兴致勃勃地要和她明天上学一起穿。

林母询问她的喜好,让佣人准备她喜欢吃的食物和亲自备好晚上的洗漱用品。

林家虽然富贵,但餐桌上的饭菜并没有太夸张,每日面前一碗清汤,饭前喝点汤水润润胃是林家人的习惯。

之后是最寻常的白米饭,四盘肉菜四盘素菜,其中问了白辛爱吃什么特别做的糖醋小排骨就放在她最近的地方。

林家人讲究食不言,一场饭菜吃的很是平静,白辛并无不习惯。

饭后吃了点水果后,今天一直乖乖坐在客厅的林珵终于忍不住了,在家人的笑声中拉着白辛走出门去后院,后院点着灯十分明亮,林珵拉着她在泳池不远处蹲下,

那里有一处空地,放着一袋子土和一个足球宽的花盆,和两个小铲子,一个绿色,一个白色。

“都已经准备好了吗!”白辛蹲在他身边,小心的掏出口袋里仔细藏着的种子,问他:“我们种好了,放在那里?”

林珵一铲铲地往花盆里铲土,闻言,抬头看了眼自己房间的阳台,轻轻地说:“我会好好照顾它。”

“才不要放你那,我要亲自养大她。”白辛笑着娇嗔,小心翼翼地把种子放在装满土的花盆里,用手一点点的将种子用土壤盖住,得意的仰着头告诉他:“等我搬了新家,我要把它放在我的地方,用心的养大它。”

林珵握着铲子的手突然停下,侧过头凝视她,没有说话不知在想什么。

白辛没有注意他的异样,正兴致勃勃的想要找水壶去浇灌自己的白辛树,她开心地幻想着她要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了。

她要在那个空间里随心所欲地布置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公主床,满橱柜的毛绒玩具,还有和她名字一样的生命树。

刚种完树,白辛便被暗戳戳准备抢人的林珑拉到了自己房间,林珑的房间是典型的欧式公主风,金色为主粉紫色点缀其中,华丽童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