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拐卖犯林母(1 / 2)

“孩子们很喜欢你”艾琳为她解围:“你应该回应,该说Thanks。”

“Thanks”白辛从善如流,依旧毫无窘迫的用这自己的中文说:“我暂时还不会英文,更喜欢你们用中文和我认识,相信艾琳和这位老师不会介意这一小会儿的违规,是吗。”

“当然,我们会很高兴你们之间友好。”在讲台上的老师摸了摸白辛的头,向下边用中文宣布:“为了表示我们的欢迎,在今天,只要你们和白辛说活可以不用英文哦,用你们最可爱的中文吧。”

“哦,万岁!”

一来就博得好福利,白辛很快博得了大部分的好感,当然也有看不顺眼的。

“喂,那个女孩,听说你是孤儿,没有父母的对吗。”一个比较精锐的嗓音穿透所有杂音,直接冲破空间传递到白辛耳朵里。

所有人都停下声音,担忧或是好奇的想听白辛这么回答。想要知道这个新来的,是懦弱还是尖锐的。

白辛并不觉得这样的场面为难,她应对过比这艰难十倍的场合,甚至不需要老师们的帮忙,从容地站在台上微笑着,眯了眯眼,像一个狐狸狡黠中带着威胁:“我是孤儿,住在幸福孤儿院里,那里有我的院长妈妈,还有十多个关系很好的兄弟姐妹,我相信只要有人欺负我,他们会一起冲过来的。”

“……”突然好怕怕怎么办。

艾琳满意的的点头,孤儿出身的孩子大多有些不合群,然而白辛将这些处理的很好,和善而不柔弱,她已经不再担心她了。

“好了,孩子们,下课了,你们可以自由活动了。”老师在艾琳的暗示下拍了拍手,和艾琳一起走出这个空间,把时间留给孩子们。

白辛很快被这些教育的个性十足的孩子们围在了一起,七嘴八舌的好奇:

“辛辛,你可以带我去电视台吗,看你主持。”

“我爸爸说,你很有天赋,真的是这样吗?”

“你的父母那,他们抛弃了你吗?”

“你怎么会来这里,以后都会和我们一起上课吗?”

善意或直接的询问包围着白辛,白辛从容应对,一个个耐心回答他们的问题,没有一丝急躁,甚至无形中的气质令散乱的周围也渐渐安定有序下来。

她和新同学们相处的很好,至少外表上看是如此的。

门外悄悄看着的林母暗暗点头,人群中对着白辛好奇的林珑也发现了偷偷摸摸的母亲,朝着母亲吐了吐舌头,被即便身处人群中依旧习惯地敏感分出一丝心神注意周围的白辛发现,顺着她的目光同样发现了林母,心中闪过一丝异样瞥向林珑。

林珑落落大方,呵呵一笑伸出手:“我是林珑,我早就听说过你了,家里天天回放着你的节目,说真的有些要看吐了。”

姓林?长得和林珵的母亲很像。白辛很快分析出她的身份,同样点点头与她握手:“我是白辛,第一次听说你,不过你和你母亲很像,同样很漂亮。”

“我喜欢你的坦白”林珑满意她的夸赞。

欢乐的时光过得很快,很快再次上课了,林珑直接将身边的人赶走把白辛安排在这里:“放心,这里很自由,老师不会在意你坐在那里,她只会在意你身边坐着的人今天有没有来。”

来上课的老师没有过分关注白辛这个新同学,只是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欢迎后便正是上课,这是一门科学课,老师讲的是昆虫的一生。

有的同学听得津津有味,有的则在呼呼大睡,林珑打着哈欠小声和她解释:“科学课最无聊了,我最喜欢图画科,那是我的兴趣课,你决定要报什么兴趣课了吗,那可关系着你的大学分。”

“数学以及辩论社团。”白辛微笑。

“风马牛不相及的学科,我有些头疼。”学渣玲珑表示听见数学两个字就想要睡觉:“我以为你会选择诗歌或者是广播社,那更适合你的职业。”

白辛笑笑没有回答,专心跟着老师的思路阅览课本里的知识。

她和这里的人不一样,她没有好的家庭环境支持她在这宽松的校园浪费时间,相反她的时间很宝贵,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于是,白辛如一个大海绵一样,一整天默默无闻的吸收着老师教授的各种知识,但她并不是书呆子,到了下课时间她会积极融入集体中参加各种运动,在社团中游走。

一天的时间可以很慢,但对白辛来说过得很快,当季培来接她时还担心会看见一个适应不了的孩子,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一个和同学们一起欢声笑语的走出校园的女孩,对于白辛情商的这点季培是服了。

“嗨,又见面了,肌肉先生。”林玦悄无声息毒出现在季培身后,突然拍了一下季培的肩膀,然后被警觉的季培一个反擒拿按在了自己的车门上,哭着鼻子打招呼。

“季培,放开。”难得出现一次的乔楚叫住季培。

“啊,二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