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择校德贤(1 / 2)

白辛迷迷糊糊地张开眼,浑然不觉自己在哪里,扫视了周围一周发现了季培,初醒有些慵散的声音配合本身嗓音的娇甜格外的勾人:“季培哥,打到车了吗?”

“打什么车,有不花钱的车不坐。”季培没好气的哼哼,狰狞地瞪着林珵:“小子,抱够了没有,还不放开。”

“嗯?”

白辛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坐在林珵怀中,怪不得有点膈。

白辛动了动身子,想要坐会一边,谁知道林珵又不放手了:“安全”

“呵呵,他说的对,我开车不稳。”

林玦为了应和自己的话故意把车子拐出一个弯,气的季培牙痒痒。

林玦透彻后车镜挑逗白辛:“小白姑娘还认识我不?那天咱们见过的。”

“当然,影响深刻。”清醒过来的白辛恢复智商,默默的加了句,毕竟暴走的奇葩不是那么好见的。

白辛看了眼坚决不肯放开自己的林珵,再看了看面目狰狞蠢蠢欲动的季培,还有嬉皮笑脸的林玦,心中默默叹息一声,说起来这个车里奇葩好多。

浑然不知道,自己其实也算奇葩中尖端分子。

“能被小美女记住是我的荣幸,哈哈。”

好听的话林玦张口既来,正嘚瑟间被弟弟和季培联合警告了一眼收敛了一点,轻咳两声换了个正经关心儿童的话题:“孤儿院离市区那么远,每天这么往返,不累吗?”

“还好,不回去院长妈妈不放心。”白辛笑了笑,提起院长妈妈眉眼笑着弯成新月。

“对了,我想起了。”季培突然一拍额头,想起什么重要的事一样:“乔楚给你选了三所学校最后上那个由你自己定。这三所学校看了你的简历都很满意你,愿意减免你的学费,不过乔楚让我告诉你这三所学校可不简单,里边的学生也不简单,你有自信能应付。”

林玦眼睛一亮:“小白姑娘要转学?去德贤学校啊,虽然是私人学校但教育一流,鼓励学生自我个性发展,多语教育,夏令营还可以到国外长见识。”

最重要的是他家在那所学校有投资,她老妈是那所学校的挂名理事长,她老妹在那所学校上学,换句话来说就是他家后花园啊。

即便瞧出他的小心思,白辛对他笑笑,没有回答。她会综合她的条件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校园,“关系”是次要条件,没有没关系,有更好。

林珵看着怀中微笑的小姑娘沉下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到了孤儿院季培第一个下车拽出后车座上白辛就走,林玦在身后叫嚷着:“哎哎,你们这就走了啊,不请我们进去坐坐啊。”

回应他的只有季培竖起的肌肉。

林玦笑嘻嘻地目送一大一小进门,回过头趴在靠椅上和林玦逗趣:“三儿,小白姑娘要是去了德贤,可就离我们家近了。”

林玦抿了抿薄唇,目光依旧未从车窗外□□,瞳孔里小小的身影在黑夜中渐渐消弭……

林玦说话没人回应,撇撇嘴,转过身回来启动车子,喃喃道:“真不明白你怎么就认定她特殊了,小姑娘是漂亮点,聪明点,但我实在看不出来有什么特质能吸引到你了。”

特质吗?沉默的林珵慢慢收回空寂的瞳孔变成以往最常见的静寂无波,仿佛把整个世界都抛之眼后。

大概,应该是那靠在墙上寂寞而惊恐的小女孩,让他觉得是和自己是一类人。

一个遗忘了世界

一个被世界遗忘着……

又或许,分别时扫除阴霾的调笑让他羡慕和惊艳,目光不由自主地去追逐那抹散除阴霾阳光。

又可能是感动,电视上那个掩藏了一切悲伤将快乐带给所有人的悸动。

林珵和谁都没说,他疼惜着她难言的悲伤,羡慕着她驱散阴霾的能力,又欢喜着她能与他再次相遇。

就如同久居黑暗的人看到窗口透过的一缕暖阳,拼命地想要揽入怀中驱散自己身上的寒冷。

白辛于他,也许就是那缕带他走出阴影的唯一阳光。

白辛从自己房间看见了三份学校简介:

玉隆小学,华侨创办,优点:鼓励学生发挥特长,校风开明。缺点:全日制学校,要求住校。

德贤学院,中法合资,优点:培养学生个性发展,积极竞赛。缺点:学分制,学分极高,不够不允许毕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