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社会大佬季培(1 / 2)

沉稳少言的林珀看了没心没肺的二弟一眼,淡淡地接话:“我查过,白辛是六岁自己走进派出所的,警察怎么问,都说不记得以前的事了。查不出来她的身份,无奈只能把她送到孤儿院,后来这个名字也是随着当年孤儿院百家姓里抽出来的姓,名是她自己起的。”

“听你这话意思,是她其实记得?”林玦只是不愿意动脑子,并不是傻。

“她适应孤儿院的生活太快了,毕竟当年才六岁掩饰手段还不高明。”

林珀抿唇,难得有些皱眉:“很奇怪,我去公安局查过档案都没有发现,要么是她家人真的死绝的,要么是她家人根本就不想找她,要么就是她身份特殊。”

“身份特殊?你以为是拍电影,难道还是某个组织跑出来的幸运者不成。”

林玦难得有机会鄙视老大的脑洞,尽情的嘲讽完全忘了老大的报复手段,笑的犯贱:“老大,你从商真的是编辑界一大损失啊。”

“咳咳,孩子们这不是重点。”

林母很怕老二被老大人道毁灭,念在这么多年含辛茹苦的养大老二的份上,林母决定还是救一救老二:“重点是怎么帮你们弟弟讨好女孩子啊。”

“妈咪,这种事你就要交给二哥,她才是专业人员。”林珑抱着个大苹果靠在客厅门口一边大口咬苹果一边说风凉话。

看着财经报纸的林家大家主看着在自己妻子带领下一个个不着调的孩子真想叹息一声,造孽啊。

白辛第二天放学在学校门口看见了季培。

五大三粗的躯干套着一身西装看起来就像受保护费的,不忍直视。

胆子小点的孩子已经吓哭在父母怀中了,出名的坏学生蠢蠢欲动地想要上去认老大,说实在了,白辛真的很想悄悄的偷偷走掉,然而一切只是做梦,季培用了最瞩目的方式与她会和。

“小辛辛!”粗狂的大嗓门捏着嗓子,自以为很温柔其实很渗人的吼叫一声,白辛也算是个名人了,学校谁都知道她是大火的儿童节目主持人。这一嗓子,白辛本就高的回头率瞬间成了百分之200。

“辛辛,你认识他?”一起走出来的同学颤抖的问白辛。

白辛默默调整呼吸,微笑:“是我哥哥,我要走了,再见。”

白辛快速跑到季培身边拉着他往外跑,边跑边抱怨:“季培哥,你就不能低调点吗?”

季培是个好脾气的,呵呵一笑拍拍她的脑袋,笑出一口大白牙:“没办法,生来高调,低调不附和上天对我的厚爱啊。”

“呵呵”

整个孤儿院都无法形容的“高人”,白辛也只能认命。

“小丫头就该开心些,愁眉苦脸是大人们的事,告诉哥哥,电视台有没有人排挤你。”季培揉揉小姑娘的整齐的辫子,一不小心把整齐的头发弄乱了心虚的悄悄收回手,好像什么都没做过一样。

白辛是没有感觉吗?怎么可能没发现,认命的重新解开头发梳理整齐,慢悠悠的回答:“能欺负我的人我都能自己报复回来。”

“小东西有志气,随我。”季培挠头呵呵笑。

白辛翻了个白眼,那可真是不幸了。

季培这人有一个很有文化的书生名字,但人却是个天生的混混,季培此人既重情又护短,重情到极致,护短到厉害和在一起就铸就出一个名叫季培的大奇葩来,谁敢动孤儿院的孩子们一下他能动人家祖坟。

当年最广为流传的一件事就是孤儿院的一个孩子被周围的孩子骂了一句哭着跑回来被季培知道了,季培一个五大三粗的二十多大男人撸起袖子就奔到那个孩子的家把人家一家三口都骂了个便,从现代素质教育党和国家三大领导骂到秦皇汉武他家祖宗十八代以上,三小时不重样,最后拎着被吓坏的孩子到孤儿院道歉。

自此之后周围孩子再也没人敢欺负孤儿院的孩子了,都知道孤儿院有个精神病一样的保护神。

打不过,骂不过,那只能躲着了。

季培和理智能干的乔楚完全是截然相反的两种风格,白辛已经开始为电视台节目组的那些人默哀了。

“这位是……”

果不其然,季培跟着白辛一脚踏入电视台的门槛便收获无数瞩目。到了六楼后,无数瞩目升温为忌惮。

吴宏导演颤了颤自己身上虚胖的肥肉,羡慕地偷窥着季培撑爆了西装的肌肉:“乔楚今天没来啊。”

“乔楚姐姐有自己的事情做,以后就季培哥哥照顾我了。”白辛呵呵笑的无辜。

“以后,都?”吴宏惊讶,然而一堆上季培“凶狠”的目光连忙转画风:“欢迎,欢迎。”

“导演以后多多关照啊”季培自以为很和善,其实面部表情很“威胁”的和导演握手。

导演腿软:“应该的,应该的。”

白辛,抿唇,在心底,偷笑。

正式开始彩排前会上装,化妆师不多,按照惯例会先给张西和婷婷化妆然后再给白辛化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