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炒作始祖(1 / 2)

白辛无聊地走在外边,不知不觉的就远离了人群,回过神时转身想回去突然停下了脚步,前边离自己不足十米外的繁华好似与自己隔着一个世界,沿途的饭店招揽客人,父母牵着孩子路过,情侣依偎搂抱。

她的脑海里闪过的却是肮脏的咒骂,嘈杂而恶意的笑声,惊恐的抽泣声,整个世界都是混乱的,交织在一起就是她常常惊醒的噩梦。

白辛的脸色苍白而无助,依靠在角落的墙角慢慢地试图平复自己的心绪。

低垂的眼帘看见地上多出一双整洁的白色皮鞋,抬眸,入目一眉目清晰的少年就站在自己面前,一双秀气的眼睛平淡无波的看着她--身后的墙。

白辛顺着他的视线转移视线,结果什么都没发现,但还是谨慎的让出位置,好心热情的问:“额,小哥哥,你要找东西吗?”

齐整少年看也没看他一眼,取代她靠在墙上,然后抱胸,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白辛:“……”

白辛在心里呐喊,这是个什么奇葩。

“林珵!”

怒吼声由远及近,一道闪电般的声音从她面前急速而过急刹车停在少年对面,连气息都没喘

匀便急吼吼的念叨闭目养神的少年:“你个混蛋,我一转身的功夫你就没影子了,你丫的,出来时说好了听话的,我要告状,我回去一定要告状。”

闭目养神的少年浑然不觉,继续闭目养神。

看了一场好戏的白辛:“……”

“林珵,你到底有没有听见我说话,啊。”

靓丽地男人明显有些抓狂,与少年相似的眉眼已经快要着火了:“要不是知道你认了这个地方为窝,老子今天得急疯了,以后别想叫老子带你出来,老大那个混蛋,自己跑的倒快把我给坑了,你丫的,等我回去不弄死你的不贤兄长,啊啊啊啊啊,混蛋,你倒是给我说句话,把眼睛睁开。”

闻言,少年很给面子,很听话慢悠悠的睁开眼睛,然后看了一眼又闭上了。

白辛莫名的从那眼睛里看见“嫌弃”两个字,于是很不仁义,很不小心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顿时,暴躁哥哥的火气双眼凝聚在一直被忽视的旁观者身上。

白辛摸摸鼻子,无辜的眨眨眼:“抱歉,我就是个打酱油的,你们堵住了我回家的路。”

暴躁哥哥:“……”

闭目养神的少年睁开眼睛,难得认真的看了非家人以外的人一眼。

对上那双平静的过分的眼睛,白辛俏皮的眨眨眼,嘴角无声的动了动,然后穿越兄弟俩身边,走了。

少年的目光一直随着女孩移动,直到她完全消失在眼底依旧没有恢复原本平静无光的视线,瞳孔里少有的浮现出人的身影,意味着他认真的看了一个人。

暴躁哥哥更加惊奇,他这个弟弟竟然也有目不转睛看一个“人”的时候?

白辛浮躁的心绪被一对奇葩兄弟莫名治愈了,哼着小曲回到饭店包间,哥几个已经喝好吃好了,看到走失儿童回归就带着走失儿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白辛的第一次节目经过二次彩排后正式录制,白辛进步很快,所有话稿也是经过甄选写好的,只要自带感情的背下来就行,所以第一次录制很顺利,连两个稍大的主持人也很满意这个新搭档。

录制结束后,乔楚带来夜宵请整个摄制组吃饭博得好感,白辛也乘机和两个搭档交流感情,

十六岁的男孩名叫张西,父母都是演员从小就是童星,为人阳光开朗,对妹妹们也很照顾。

十二岁的小姑娘南婷婷父亲是大企业的老板,姑娘有点骄纵,但是真心喜欢主持,也喜欢喜

欢主持的人,在白辛有意融入后三个人因为共同的话题关系倒是不错。

半夜回家的路上,出租车上乔楚问她今天一天的感受,白辛想了想说:“我才只工作一天,相对于工作上流程问题我觉得里边的人际关系更复杂,少儿台相对其他成人台相对简单一些,但整个节目组看似该听总导演的,但大家好像更乐意听副导演的话,听说是因为副导演是总台长的亲戚。两个主持人看似婷婷姐站上风,但其实很多主意都是张西引导她做出的决定,偏偏婷婷姐很信任他。额,还有,这个节目有些死板,自主性太少并不适合真正的发挥。”

乔楚对她这一天的发现很满意,点点头表示赞扬:“所以,你觉得困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