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制造鳌头(1 / 2)

“我知道了,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管,你要继续替我待在陆家。”

说完周雨欣就进屋了,在院子中的周母内心不是个滋味,她明明想让她改邪归正的,怎么到头来却成了她的帮凶?

或许这就是爱吧,一个母亲对一个孩子的溺爱,不管她的选择是对是错,她都会包容并承担。

来到大厅,苏筱雅就坐在沙发上,今天这说法她是要定了,婚纱是她设计并且制作的,最大的嫌疑人就是她。

周雨欣停下脚步,但并没有先开口,这种事还是等苏筱雅问出来再回答,要是她先说肯定会被扣上做贼心虚的帽子。

连周雨欣半天不说话,苏筱雅只能把话题挑明,想这样蒙混过关根本不可能,今天可是她自己送上门的。

“你对我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苏筱雅的问题化作无形的刀子,笔直地向她扎过来,但周雨欣根本就不怕,因为装傻就是她强而有力的盾牌。

“我遗漏样东西,所以今天来取,姐姐,你和陆总过得还不错吧?”

就是那样人畜无害的笑容,苏筱雅现在是看着都恶心,她要是早点认清楚周雨欣这幅恶心的嘴脸,在婚礼上也不至于那么吃亏。

“不要装了,婚纱是你动得手脚吧,我不曾亏待过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苏筱雅的内心还在盘算,周雨欣肯定会打死不承认这件事,下一步该怎么让她认罪?恐怕又是要上演出唇枪舌战了。

“姐姐,对不起,婚纱上的手脚是我做的,我也是被逼的。”

这次苏筱雅可不会再傻乎乎的相信她了,周雨欣这个女人最为歹毒,陷害失败后就会装可怜。

“你觉得这次我还会相信你?是你天真还是你觉得我是傻子?”

呵,这个女人真是聪明了不少,不过跟他比起来,还是差远了。

“姐姐,这其中的辛苦只有我知道,你要是不相信那我只能以死谢罪了!”

说着周雨欣居然从包中拿出匕首,毫不犹豫刺进胸膛,血马上从白色的上衣里渗透出来,仿佛是朵红色的大花。

苏筱雅一惊,站起来急忙来到她面前查看伤势,这女人对自己下手真是太狠了,居然往胸口上扎,是不想活了吗?

“你撑住,我这就打急救电话。”

而周雨欣却伸手抓住苏筱雅的手,缓慢地摇了摇头。

“姐姐,不用救我,我这辈子活得辛苦,死了也好,最起码可以解脱,别看我身为设计师,却要处处受人牵制,我累了……”

说着周雨欣就闭上了眼睛,她的身下已经是一片血泊。

“你不要死,坚持住,救护车马上就来了!”

大概几分钟后,周雨欣被救护车送进医院,苏筱雅也跟了过去,防止再发生什么变故。

而周母却要负责收拾周雨欣受伤时,留着的血迹。

此时血已经差不多凝结,周母躺着眼泪用手一点点的擦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