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小民0姓的生世(1 / 2)

萧小墨便道:“就烦卫舵主雇请工匠来修建吧,同时有饶冥之妹饶苗加盟我教,顺便帮饶苗修建一间厢房吧!”

而修建弟子居的经费仍在筹集中。

饶冥兄妹道谢不止。

又过了三个月。

即1604年四月初。

这日萧小墨记挂着墨教小吃店的经营状况,决定亲自前往视察,但又觉得一个人前去,末免太过没趣,至少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如果能够邀请得心上人明月奴把臂同游,那才是人生一大快事呢。

于是,他便不知不觉的步至明月奴的厢房外边,也不犹豫,遂扣门三下。

但听里面传出窸窸窣窣的穿衣身,不觉好身奇怪,这午饭刚过,他知道明月奴甚至所有人都只是和衣小息半把个时辰的。

而今日的明月奴竟然已经宽衣解带!咦!这小娘们该是孤房难耐寂寞找个外门白净弟子消遣?这…

一想到这里,他便觉得脑门绿油油的。

奸夫是谁?老子非要拨他一层皮!

这如何忍受得了?

于是叫道:“阿奴,你在里边干嘛?怎么这么久还不开门?”

他明显觉得自己说话语气非常生硬,声音苦涩。

吱嘎一声,门开处,穿戴整齐的明月奴出现门前,没好气的道:“你瞎叫唤个啥?人家偶感风寒,小睡片刻嘛!你这一来,让我如何睡呢?”

萧小墨大惊,忙略微打量她一眼,果然见她原本明**人的玉容此刻略有些苍白,知道她得病不假。

连忙陪笑道:“我待会儿便去武镇,会给你抓些专治伤寒的中药。”他口上这样说着,忍不住偏头邪眼的向房中偷窥,似在寻找什么。

气得明月奴一跺脚,玉面飘红,气鼓鼓的道:“你作为一个教主,不好好精修武艺,以领悟更高深的武功绝学!反而这等无聊!哼!看吧!你进来找吧?快呀!”

说罢让开娇躯,厢房本来极为精致,除了一个疏妆台、一桌两椅和一张充满女人处子幽香的软床外,已经别无他物,更不要说什么奸夫了。

得知实情的萧小墨固然放下了悬在心头的一块石头,但是也不得不讪讪而笑,借以掩饰自己的过错。

嘴上还道:“阿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真的希望你同我一起去视察墨教小吃点!只是此刻你身体抱恙,当然得留下来好好修息,我找龙少刚他们去吧!阿奴,你千万得保重身子哟!”

说罢,将房门关上,正待起步,旁边又响起饶冥的一句话:“教主,请问你这是要去镇上吗?可否带弟子妹子饶苗去购买几件首饰?”

萧小墨见饶冥和饶苗这对兄妹已经站在自己面前。

想必方才自己对明月奴说的话已经被这对兄妹听见了。

萧小墨点头答应。

于是,他便带着饶苗出了山门,赶往武镇。